• 关于我们
  • 包装展品
  • 机械方案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人才招聘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销售网络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销售网络

    陈冲:我和一切主流都格格不入

    时间:2018-07-07 14:49:30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    “我是一个反潮流的人,所以我的格格不入就是我整个人生,有的时候有一种不适但是我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没法改变。”

      陈冲最近和金马奖的风波,是关于她和巩俐曾有“私怨”的传闻,对此,她在通常用来“晒孩子”的微博上回应:“怎么如此无聊?我三轮投的都是巩俐。”事实上,这种程度的谣言和争议对于陈冲来说简直不值一提,早年出演电影《小花》一炮而红成为“大众情人”的她,也曾因谣言被“逼”回美国“疗伤”,在一路历练中日趋宠辱不惊。

      比起越来越多中国女星前赴后继去好莱坞镀金,顶着奥斯卡评委会委员和威尼斯评委会主席等身份的陈冲,这些年接演的戏份都不算重,花在电影上的心力也不算多,但她洒脱地活出了一番光景。

      陈冲为国人熟知,是因为清纯阳光的“小花”,而被国际观众认识,是因为《末代皇帝》中端庄而神秘的皇后婉容。这一次,陈冲出现在美剧《马可·波罗》中,又一次饰演了一位东方皇后——蒙古大帝忽必烈的皇后。比起婉容的孱弱与压抑,这位皇后刚毅而强大。虽然她依然兼顾了东方女性的贤良淑德,但身为游牧民族,也有几口烈酒中的辛辣。这两个角色气质上的转变也恰好映衬陈冲本人这些年的改变。

      陈冲说自己过去是不爱看美剧的,在朋友的推荐下看了《24小时》、《绝命毒师》和《纸牌屋》,才发现现在美剧制作水准相当不错。《纸牌屋》的成功为视频网站Netflix注入了更大的野心。由于在美国本土的增长开始下滑,寻求海外增长机会成为Netflix的当务之急。他们选择开拓海外市场的赌注是《马可·波罗》,9000万美元的制作费用成为全球电视剧制作史上第二昂贵的剧集,仅次于《权力的游戏》。

      陈冲告诉记者,《马可·波罗》的编剧和执行制片人之一的约翰·福斯柯自己就是一位当代“马可波罗”,他自小迷恋中国,还带着儿子骑马穿越蒙古中部和丝绸之路。不过,和福斯柯上一部作品《功夫之王》一样,《马可·波罗》依然难改站在西方立场“意淫”东方的通病,用陈冲的话来说,“充满了对东方添油加醋的想象”。在这部剧中,东方的蒙古帝国被神秘地图腾化,战争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处理得相当浪漫。“整个剧的视角是马可·波罗的视角,他对这片土地有一种憧憬。编剧其实也研究中国历史,但是存有幻想的。”陈冲说。

      陈冲欣赏剧中忽必烈的人物设定,“他有美国人想象当中的蒙古人野蛮的一面,也有向往知识、对中国文化和西方宗教花时间研究的一面。”倒是她自己所扮演的皇后,在剧本中的呈现并不让她满意,“为了存在而存在,没有达到推动剧情的效果。”所以,擅长编导的她自己尝试挖掘角色的更多面,把她的受宠和刚强投射到忽必烈的性情中——从“忽必烈的女人是什么样的”就能看出忽必烈的内心。

      相较于以往西方对东方的想象都以零星的元素拼贴在剧中,陈冲也认可此次《马可·波罗》是美国主流文化对东方审美的认可:“我不知道它是否能够生存,但是他们也在尽力地宣传。”

      一群亚裔演员一起拍一部美国戏是什么感觉呢?陈冲说,工作方式是完全美国化的,可是年轻人很兴奋,因为他们觉得获得了很好的机会,整个剧组的兴奋度很高。“我们把马来西亚一个全新的摄影基地包下来,来自世界各地差不多1000个人同时在那工作。演员每天早上7点钟,有戏的去化妆,没戏的去锻炼身体。”陈冲也借着拍摄这部剧学习了射箭,她小时候练过射击,对射箭上手很快,她说,“这是一项高贵而优雅的运动。”

      不过,陈冲也透露,这部戏的后期有些“虎头蛇尾”:“10个小时的内容我们从今年3月一直拍到8月,但后期工作做得很着急,所以我有一点担心。”

      《马可·波罗》中有不少情欲戏,陈冲所饰演的不少角色,都是那种“湿漉漉的女人”,她导演的《天浴》同样有禁忌镜头。有人说,“陈冲就喜欢拍情欲戏”,这么问她时,她坦然地说:“爱情也好,情爱也好,都是人生很重要的一股动力,去表达它,我觉得挺正常的。”而且,大多数时候,她只是把导演心目中女性的形象表现出来,“你为导演工作,就要去完成导演的一种梦想吧。”

      生活中,陈冲全然不是影片中的风情万种,经常不修边幅到老公都看不下去,时尚是她最不关心的事,T恤牛仔裤是家常便饭。她最喜欢的事是给孩子做好吃的。许多人问过陈冲何时有再做导演的打算,她总是以照顾女儿为由一再推脱。如今,大女儿已经16岁,在美国是可以拿驾照的年纪,她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:“我超级怕她独立的那一天到来,我一想到就非常失落!”这是整个“宠辱不惊”的采访过程中,陈冲出现最大的情绪波动。陈冲也不介意大家说她这些年没有重要作品问世,“倒不是说没有年轻时那股拼劲儿了,是不愿意付出某种代价,我的代价是要离开家庭。”

      今年,陈冲在某舞蹈综艺节目中重跳《小花》,回顾青春岁月,她说自己曾经是个非常不自信的人。“我现在依然不自信,只是经历多了,知道人生就是这么回事,有高潮、有低谷,所以处之淡然。”陈冲在当红时选择只身前往美国留学,成了“洗碗端盘子的中国影后”。当时这样的抉择在她今天看来,也许就是一份“潜在的反叛基因作祟”,大众的追捧让她想要离开,“这种事到了现在的岁数我可以总结出来,但当时是种无意识的选择。”

      有人遗憾,陈冲有绝顶美貌和智慧,却没有绝顶的机遇,在最鼎盛的年华只能出演符号式的角色;而内地电影真正崛起时,她已经老了。年华沧桑却成了陈冲的一身华服,“从来没有经纪人逼着我要怎样走才会取得成功,我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设计这样一条事业的道路,年轻的时候凭着自己的感觉生活,现在我能够认识到自己了。”

      陈冲对早报记者发表了一番“非主流宣言”:“我常说我就是一个 非主流 的人,永远是站在批评者的位置上的,如果说什么是潮流的话,我肯定会去质问它。我是一个反潮流的人,所以我的格格不入就是我整个人生,有的时候有一种不适但是我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没法改变。”因为这份天然的距离感,陈冲说她到哪,对那个国家的制度、文化都隔着一层自己的观察,没有亲近,保持了自己的个性,也不会觉得和那个文化中间有什么隔阂。

      面对即将要到来的奥斯卡颁奖季,拥有投票权的陈冲表示大部分电影都还没看。最近大热的《星际穿越》她说“蛮喜欢”,但不看好能得大奖。“可能我自己不是太喜欢宏大的场面和技术,我更看重人物,尤其是生活中并不起眼的小人物,但在一个巧妙的故事里散发出很大的能量。比如前两年的《逃离德黑兰》和《猎杀本拉·丹》。”至于女演员的表现,陈冲说她十分期待朱利安·摩尔在《Still Alice》演的患阿尔茨海默症的角色,以及斯特里普在《魔法黑森林》中扮演女巫的样子。

    来顶一下
    推荐资讯
   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